鲁豫有约香港专访蔡澜菜市场文字实录

更新时间:2015-10-28 11:16浏览次数:

蔡澜

陈鲁豫:您好,蔡先生!您好您好,幸会幸会!很高兴见到您。您果然还是背的这个包。

蔡澜:对对对对。

陈鲁豫:谢谢您!谢谢您!您家在这儿很近吗?

蔡澜:没有,我在另外一边

陈鲁豫:那您每次要坐车过来?

蔡澜:我散步过来。

陈鲁豫:散步,来,我们,您慢点走。

蔡澜:好。

陈鲁豫:走,您是每天来这儿吃饭吗?

蔡澜:不是每天,有时候我,有时候我就散步嘛,来买菜,那么有时候再有公事的话就干脆到楼上开会了。不要,不要到别的地方去了。

陈鲁豫:一天可以在这儿,哇。看上去好好,我们从哪边走?

蔡澜:我们先去买东西吃。

陈鲁豫:在见蔡澜之前我觉得我这一生如果想羡慕谁的话,我决定羡慕蔡澜,我就觉得他应该是,就是吃喝玩乐过来的,主要以吃为主,因为吃对我特别重要,我觉得我特别羡慕他,然后说我们俩要在那个菜市场面见面,然后要一起喝早茶吃中饭,我特别,我特别期待。走。

蔡澜:看车,看车。

陈鲁豫:慢点,慢点,您慢一点。这边是卖各种肉类是吗?

蔡澜:对,各种不同。

陈鲁豫:我们先买什么?

蔡澜:买鱼。

陈鲁豫:买鱼,这种味道好久没有闻到了。

蔡澜:你大概也。

陈鲁豫:我记得我小时候,小时候在北京去过这样的市场,后来再没去过。哇。

蔡澜:有没有鱼啊?

男:鱼,谁吃啊?

蔡澜:哎呀,我啊。

陈鲁豫:这是什么呀?这个是什么呀?

蔡澜:这个是乌橄榄。

陈鲁豫:橄榄。

蔡澜:它本来今天没有了,太早,我们来得太早,他没有,把还在煮。本来这里他们的鱼很好吃的。

陈鲁豫:煮,煮好的鱼啊?

蔡澜:他这个是潮州文化嘛,叫做鱼饭,那么为什么叫鱼饭呢?就是白饭白米很贵吗,买不起呀,就在那个河里,海里面抓那个鱼,那很多嘛,那么抓到放在一锅海水里面就煮煮,煮熟了就当成饭吃叫做鱼饭。

陈鲁豫:鱼,饭比鱼贵呀?

蔡澜:对。

陈鲁豫:那我喜欢这样,我喜欢吃鱼。

蔡澜:今天没有,只有一点点小鱼,就来一点点吧。可惜,可惜。

陈鲁豫:可惜。

蔡澜:要不然这里的鱼很好吃的。

陈鲁豫:哇,这些东西。

蔡澜:要几点钟才好啊?

男:半个钟头。

蔡澜:半个钟头啊,马友(鱼)。

陈鲁豫:半个小时就可以了。

蔡澜:半个小时以后,认不认路?来这里跟他买。

陈鲁豫:半个小时以后你们来这儿跟他买

蔡澜:买马友。

陈鲁豫:买马友鱼。

蔡澜:还有连这个一块拿了。我们先去拿别的。

陈鲁豫:多谢!

蔡澜:隔壁几家是卖肉的。

陈鲁豫:这是什么呀?蔡先生?

蔡澜:这个鸭肾。

陈鲁豫:鸭肾。

蔡澜:那个用西洋菜。

陈鲁豫:这个都是咸鱼。

蔡澜:西洋菜去。

陈鲁豫:香港煲汤的。

蔡澜:煲汤的。

陈鲁豫:这里每样东西都看起来好好。

蔡澜:每样都有。

陈鲁豫:很多都不认识

蔡澜:这里还有一个肉贩,这个肉贩的心很好,他有一只猫养了一只猫,那个猫走过马路给车一撞,那么拿去兽医那边,兽医说这个脚要锯掉,要一万块钱。

陈鲁豫:哎呀。

蔡澜:那时候很早啦,很多年前一万块钱很多嘛,那么他还是照样让这个毛动了手术。

陈鲁豫:真好。

蔡澜:后来这个猫呢,就每天早上去咬两只老鼠或者两只麻雀放在他的门口,感恩啊。

陈鲁豫:真的。

蔡澜:真的有这么一回事

陈鲁豫:那好好玩。

蔡澜:我看过他,他们贡献的礼物。

陈鲁豫:每天送老鼠。

蔡澜:每天送老鼠。

陈鲁豫:太可爱了。

蔡澜:这一家,我很多年前来跟这里这个老板拍了一张照片。

陈鲁豫:在这儿,凭这个照片可以打几折呀?这是什么东西啊?

蔡澜:这个,这个就是卤的,潮州的。

陈鲁豫:卤的什么什么鸭肠之类的。

蔡澜:卤大肠。

陈鲁豫:卤大肠,这个好吃。

蔡澜:好吃,你吃吃看嘛?好啊。大肠,这个小肠呢,吃不吃鹅肠?

陈鲁豫:鹅肠,好呀!

蔡澜:你喜欢不喜欢?鹅肠喜欢。少买一点没关系。

女:大肠。

蔡澜:大肠,就先拿这么多,这个一点够了。这个是猪头肉。猪头肉。

陈鲁豫:多么厉害,拿起一个那个,拿起一个就剁?

蔡澜:不要紧,那个鸭肠?或者鸭肠或者什么的。

陈鲁豫:我觉得蔡先生要把我收养了的话,一个月我应该能胖一点。从早晨八点钟就开始吃饭,我的天呐,我的胃还没醒呢。赶紧让我的胃醒一醒。

蔡澜:他们现在的所谓劳动人民都很享受,不会太早。

陈鲁豫:对。

蔡澜:所以弄到现在,好啊好啊,鸭肾呢,就刚才那个是干的,这个是新鲜的。

陈鲁豫:蔡先生我要去你们家生活一个月估计能胖一点。

蔡澜:你一定可以。

陈鲁豫:可以胖一点。

蔡澜:我保证把你养的肥肥胖胖嫁去做吃货去。没关系就这样,够了够了一只够了。多谢!在这里我可以不必给钱。

陈鲁豫:我知道。

蔡澜:但是我也要给,因为常常像君子国这样我拿一点给他,他又拿回来给我,我又拿给他,这个好。

陈鲁豫:这一头,这是个猪头啊。

蔡澜:对呀,这个猪头肉最好吃的那一块。他都是选最好吃的给我。好了,可以了,多谢!

陈鲁豫:九点钟吃猪头肉是什么概念?我觉得太横了,早晨九点钟开始吃猪头肉。

蔡澜:他也不要让我给。

陈鲁豫:谢谢!

蔡澜:这争不过她的,到每年过年过节我又送她东西这样子。

陈鲁豫:谢谢。

蔡澜:谢谢。

陈鲁豫:好啦,这条街提蔡先生名字平趟,不用给钱,真好!

蔡澜:能够不给钱都是当朋友了。

陈鲁豫:对呀,对呀。

蔡澜:不然的话我都给的很足的,常常给多,只有给多没有给少。麻烦要些咸菜。

陈鲁豫:哇,好大的馒头。

蔡澜:这个不是馒头,这个叫做大发糕。就是它把那个小小的那个面粉,面团发成很大,蒸的时候就是大与粿就好像发财这样的意思。

陈鲁豫:那就像中国北方的那种发面馒头似的那种,对不对?

蔡澜:对对对,里面没有馅的,够了。没馅的。如果我买海味这种东西呢,我们叫他林伯伯,林伯伯家买的呢,都是很价真货实了,这里很多。过年过节的时候挤满了。

陈鲁豫:在这边,今天在这买,但能带回北京什么的吗?应该带回北京。

蔡澜:能够啊。

陈鲁豫:可以吗?

蔡澜:你要来这里买就价钱很实在。

陈鲁豫:对对,以后可以来这边买。

蔡澜:你要不要买点?

陈鲁豫:现在不会,这都是什么东西呀?

蔡澜:这个鱼翅。

陈鲁豫:天呀!

蔡澜:我的天。

陈鲁豫:有些不环保开发。

蔡澜:这个不环保,这个是以前生下来,这个是古董来的。

陈鲁豫:但这已经不能够吃了。

蔡澜:能够吃,能够吃。

陈鲁豫:能够吃啊,天呐。

蔡澜:当然是能够吃的。来,我们来这里买。

陈鲁豫:这边?这一大早各种肉啊。

蔡澜:买叉烧和烧肉。

陈鲁豫:好好看。

蔡澜:这个是香港的。

陈鲁豫:是呀。

蔡澜:比较特别的。

陈鲁豫:我其实是见过世面,这么大惊小怪实在就因为不适应早晨九点钟开始大鱼大肉。

蔡澜:这个是一个我们大厦里面的一位司机同事,他出来开店。

陈鲁豫:他们说一般您看这个地方好不好吃,就看您的照片笑还是不笑。

蔡澜:对对对,对对。

陈鲁豫:那这个是笑还是不笑啊?

蔡澜:这个因为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他的水准如何

陈鲁豫:怎么样,所以你就没笑。

蔡澜:就是笑与不笑之间。

陈鲁豫:笑与不笑之间,那实际应该是笑了是吧!否则不会再回来买。

蔡澜:这一次就应该笑了。

陈鲁豫:还有一篇文章。

蔡澜:后来就给他写了一篇文章。

陈鲁豫:对,我在香港的时候住在那个黄埔花园,那边有个蔡澜美食坊,我每顿饭都在那边吃几乎。

蔡澜:是那个,那时候。

陈鲁豫:在三楼还是四楼。

蔡澜:那三楼都没有人做这种美食坊的东西。

陈鲁豫:对对对,是1997年回归之后好像是。

蔡澜:我第一个做完了以后,才很多人做同样的。

陈鲁豫:对。

蔡澜:那么那家做的很火,很多生意很好。

陈鲁豫:是吧。

蔡澜:那么生意很好,他跟我签的是顾问合同嘛,那么合同满了,他就说菜先生我不要你了,我说也好,谢谢!

陈鲁豫:真的,那他好过分!

蔡澜:好过分,还要不要市场逛一逛?

陈鲁豫:可以呀,我就跟着您走!

蔡澜:市场要逛吗?还是不必逛街呀?

陈鲁豫:都可以呀,看您!

蔡澜:随便你,我看都已经当成逛了,也没什么了。

陈鲁豫:就是这家吧,应该!

蔡澜:对对对。

陈鲁豫:这个是怕那个水果被,被晒到,这家。

蔡澜:这个跟它很熟啦,跟他老板很熟了,他这里的水果都是最贵的。

陈鲁豫:后边一看就是那种日本的很贵的水果。

蔡澜:以前那个,以前他们是九龙城这个地方贵东西,这个老板,贵东西买不起,其实这里越贵越多人买。

陈鲁豫:肯定是好吃,这边不都是您的那个?咸鱼酱。

蔡澜:他们报道我就是。

陈鲁豫:抱抱茶。

蔡澜:这个这些就是我的,我的那个产品。

陈鲁豫:抱抱茶。

蔡澜:什么都有啦。

陈鲁豫:对呀。

标签: 鲁豫有约2015